广东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工业设备选购

江苏涂料业:斩“假”除根留清白

时间:2021-06-27 来源网站:广东化工机械网

江苏涂料业:斩“假”除根留清白

从日前召开的江苏涂料工业发展战略研讨会上获悉,一度被广东取代的全国涂料龙头地位得到恢复巩固。人们发现,江苏通过动真碰硬的“高强度”整治,走出了涉假涂料企业泛滥的尴尬处境,关停和处罚涉假涂料企业230多家,培植1200余家涂料规模诚信企业,新创20大类1500多个名牌,60%的大中型涂料生产企业通过了ISO国际标准认证与国际接轨,一批高科技含量和环保型涂料成了“江苏涂料”的脊梁,进入了国际市场,年生产能力超过70万吨,年产量增幅达10%。难怪有关专家认为:“涉假企业不除,老涂料基地难执全国牛耳。”

摧毁疯狂作秀的涂料黑窝

以前江苏涂料工业发展虽快,但准入门槛低、利润高,一些不法分子也涉足此行,或傍名牌、或盗用他人商标、或无证生产;一些管理滞后的偏远乡镇更是形成了黑窝点。江苏精心组织,质监、公安、工商等部门联合执法,先后摧毁造假涂料黑窝点53个,拆除27张潜藏的黑网。

今年10月江苏就成功打掉了宜兴太华、新街两镇三家企业的四个危害极大的制假窝点,60多名执法人员奋战四个多小时,查获涉假的5大卡车涂料成品、纸张外包装和印铁罐头。据介绍,执法人员在上干村董老板老家查获大量已印刷好的上海某涂料品牌标识及未采得及印制的铁罐;在陆平村董老板的厂里查获了3000多罐涉假涂料,罐身品牌竟有16个。在“无锡市益邦涂料有限公司”内,100多平方米的车间堆满了非本厂产品的铁罐,罐上商标、生产地点及日期标志都被错乱使用,其中一张产品宣传单上显示其通过了ISO9000认证体系。在“无锡市雅虎头涂料有限公司”内,厂方竟向执法人员提供一张WOR证书,称产品已经获得“英国国家质量保证有限公司审核注册”。据悉获得此证就是一个老者到厂里上了一堂课和缴纳了费用,在该厂查获足有3大卡车的涉假涂料原料及包装纸张、铁罐、假冒四五个品牌,几乎每个涂料罐身上都标有类似“通过国家质量标准认证”的字眼,执法人员称此次的成果与以往同类检查情况相比并是最严重的,但同样存在大的“硬伤”。一是商标“张冠李戴”,几个厂家的商标和制造商故意弄混,“原本张家的商标用到了李家头上,而李家的商标却被冠以张家制造商之名”,二是为伪造,冒用质量认证标志及伪造生产日期,“挂羊头卖狗肉”瞎打旗号;三是伪造别人品牌的制作委托书,赌咒发誓套取客户信任,用“假洋鬼子”盖头行骗。

斩断扰乱市场的涂料黑链

一条龙流水作业和厂房间环环相扣的“造假链条”是江苏打击的又一重点,不仅重拳打掉根深蒂固的利益链条,还破除了链条外更为复杂的关系网,使其“掉链”“失链”,无法生存。仅今年江苏已敲掉“造假链条”30多根,均依法严惩。

位于中国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中心的宜兴太华镇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处,潜藏着一根 “涂料”造假链条”。执法人员发现,独特的地理环境使这里成为三省货物的集散地,人员交往的中心重地,而化工涂料、印铁制罐、绢纺印染、 子胶合板为该镇的四大支柱行业,年需涂料原料7个多亿。在该镇化工工业产值数十个亿中,涂料就占到80%以上,其他则被涂料所需的纸张印刷和印铁制罐企业占了大头。在庞大的市场需求和暴利诱惑下,不法者编织起涂料“造假链条”,刚露头就被江苏质监部门发现,并联合警方迅速摧毁,为了斩草除根,执法人员侦查发现一些不法者玩起“两地分居”的把戏:白天在迁移安徽企业造假涂料,晚上回到宜兴安置的家里数钱结账,当起“候鸟式大老板”。于是紧急与安徽有关方面通报案情,两省联手围剿,铲除了这根涂料跨省“造假链条”。“管理滞后,人员混杂以及特殊地理位置,在一定程度上为涉假涂料企业滋生及兴旺创造了可乘之机”。江苏省质监局领导指出,“甚至有的正规经营企业也逐渐开始使用其他地区品牌,使得非法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有了经济利益保障和执法难度的加大,‘造假链条’结构越发稳固。江苏已建立了打击的长效机制,进一步强化省市县三级联动执法力度,并让媒体和广大群众参与监督,确保涂料业健康发展。清理整顿后的太华镇10家涂料企业已组成“联合舰队”。向社会公布“游戏规则”,规范打假杜劣,并设立了监督站。

走出打不胜打的涂料黑圈

造假涂料祸害无穷,涉假企业令人深恶痛绝,江苏前些年曾组织过多次大规模的专项打击,而仍“打而不死”。据苏南统计,去年查获的万元以上大案14起,假冒名牌涂料案73件,案值达347万元。一边是不断打假,一边是“打不胜打”。今年他们“三管齐下”顺利走出了这个黑圈。

首先,借“洋招” ,打击假冒用重典。法国法律规定,制假者可处二年监禁,罚款100万法郎,令不法者望而却步。江苏受其激发迅速“换脑”,不再采取经济惩罚单一方式来打击,也并非一味照搬“洋招”,而是走符合我国国情的关停企业、追究法律责任和加大经济处罚的重典之路,最大限度地加大涉假风险损失。假冒涂料的利润一般都在300%以上,过去经济处罚多不足其利润的10%,只伤及皮毛而已;现在不法者既被重罚,还受法律制裁,可谓“人财两空”。

其次,拆“篱笆”,打掉地方保护 ,权力保护是导致一些地方涉假涂料泛滥的深层原因。江苏针对近年来出现的“制假有益”怪论,有的领导错误认为其可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而把打假变成假打。为此江苏省建立了落实责任追究制,对假冒涂料成灾的地方,坚决追究当地领导的责任,并与反腐败斗争结合起来。全省已有20多名官员因此丢了“乌纱帽”,120多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使“保护 ”没了滋生的土壤,不法者打消侥幸心理,不再铤而走险。

此外,抓“长治”,综合整治筑壁垒。一是抬高行业准入门槛,今年以来江苏已限制1200多家小规模、低水平涂料项目上马;二是组建涂料行业监管体系,在重点地区设立专业队伍,专司找假之职;三是注重货源、渠道打假和信息打假相结合,并构建起一种防假、堵假相结合的物流控制系统;四是建立打假连动机制,相关地区共同行动,使不法者失去藏身地,无法转嫁;五是提倡全民敢于同涉假行为作斗争,坚决抵制、不买不用、及时举报相关线索。